3月20日,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副县长带数十人进入该县检槽乡师井村白羊厂村征地开矿,遭到村民抗议后将一村民肋骨打断,引发村民愤怒,发生激烈冲突,数百村民聚集围堵进村车辆,高喊“活捉县长”,县长及...

3月20日,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副县长带数十人进入该县检槽乡师井村白羊厂村征地开矿,遭到村民抗议后将一村民肋骨打断,引发村民愤怒,发生激烈冲突,数百村民聚集围堵进村车辆,高喊“活捉县长”,县长及随从人员弃车落荒而逃,有10辆轿车及一辆警车被村民截获。白羊厂村盛产银铜矿石,当地政府以五百万的价格将开产权卖给了私人老板。现在村里青山绿水全部遭到毁灭性破坏,村民土地被强行征用,因为当地官商勾结,村民申冤无门。(网络图片)























via 非新闻 http://wickedonna.tumblr.com/post/62791568193

宋石男:蔑视权力 ——每个人都有批评政府的权利



在1937年的美国,有两起“危害国家安全”的政治案件被判决。



一起是德扬诉俄勒冈案。德克·德扬因为违反《俄勒冈犯罪工联主义法》被判有罪。当时,他正在协助筹备一个由共产党主办的会议,被裁定有罪的惟一依据仅仅在于这次会议是共产党召集的。联邦最高法院一致裁决推翻原审判决,德扬无罪。大法官休斯写道:“为讨论合法议题而举行和平集会不构成犯罪。同样,为采取和平的政治行动而召开会议也不能被禁止。我们不能给那些坚持举办此类会议的人贴上罪犯标签”。



另一起是赫恩登诉劳里案。安杰洛·赫恩登是佐治亚州一名共产党领袖,还是个黑人,他被控“企图煽动暴乱”。最高法院以5:4的微弱优势推翻了原判决,欧文·罗伯茨在多数意见中写道:“他的共产党内地位及对其他党员的鼓动完全不能构成煽动他人暴乱的企图,如将在党内任要职以及鼓动其他党员的行为定为犯罪,甚至处以死刑,是对公民言论自由的不正当的侵犯”。



德扬和赫恩登是幸运的,如果他们生活在1918年的美国,极可能无法幸免。1918年初,美国刚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蒙大拿州颁布了一部《蒙大拿州反煽动叛乱法》,规定凡“散布、印刷、撰写或出版任何对政府、宪法、美国国旗或军服不忠的、亵渎的、暴力的、下流的、蔑视的、丑化的或者辱骂的言论”,均构成犯罪,最高处罚金2万美元及最长20年刑期。



接下来的一年,不少人因此法案而锒铛入狱。其中一位是地产商,仅仅说了一句“因为我不买自由公债也不去扛那该死的国旗,他们就叫我德国鬼子”;一个酒业推销员,声称战时食品管制是一个“天大的玩笑”;更多的不过是在沙龙里谈了谈“国事”。



蒙大拿的爱国狂热只是全国症候的一个例证。事实上,国会在1917年通过了被后人视为扼住言论自由咽喉的《反间谍法》。该法规定,在战争期间,任何人“恶意阻碍美国的征兵或服役”均构成犯罪,并在1918年5月以增补案的形式将《蒙大拿反煽动叛乱法》的文本添入其中。有时,人们也把增补案这部分单独称为1918年《联邦反煽动叛乱法》。这部法案与更早一月通过的“反破坏法”,事实上允许官方逮捕起诉任何批评总统和政府的人。



一位社会主义者、列宁的朋友马克斯·伊斯门发表演讲抨击当时的言论恐怖:“你甚至都来不及想想要讲什么,就被以非法集会的罪名逮捕。你会因为搬弄《圣经》而坐六十天牢,引用《独立宣言》要坐九十天,过不了多久,还会有人因为误引了威尔逊的话而被判处无期徒刑。”



全美陷入因恐惧而掀起的迫害狂潮,人们默认了暴虐的法律、官僚式镇压和社会的野蛮状态。“间谍”在各州被逮捕起诉,持激进观点的教师被解雇,德裔移民广受歧视与刁难(个别还遭受私刑),有些地方甚至禁止演奏德国音乐,不许教德语(加利福尼亚州甚至宣布德语是“一种宣扬独裁、残暴和仇恨的语言”),还把德国泡菜重新命名为“自由白菜”,把汉堡包更名为“自由香肠”。社会上出现了系列民间“爱国组织”,带头铲除“叛徒”。规模最大的是拥有政府基金赞助的“美国保护团”,约有25万成员,他们监视邻里的思想和行动,偷拆邮件,窃听电话,企图清除异己,统一社区思想。



德裔移民之外,爱尔兰后裔和东欧后裔也深受迫害。前者仇视英国并在美国参战前公开表示希望德国取胜,后者曾反对协约国的某些政策。美国国家安全协会的头头公开支持迫害行为,认为“文化熔炉不能真正熔化一切……在熔炉的底部,仍有沉淀的、永远无法熔化的金属存在”,而这些移民,就是熔炉底部的金属渣滓。



1921年,《联邦反煽动叛乱法》被国会取消。它存在的三年时间里,有两千多人因此被起诉。



不过,美国及其制度的伟大之处,不在于不犯错,而在于能纠错。此后的岁月里,将自由视为生命的法律人或智者,在不同的时间说出了下面的话:“一个有序的社会,不能仅仅依靠人们对惩罚的恐惧和鸦雀无声来维系”、“那些为我们所痛恨的思想,同样自由”、“压制批评不会为民主政府带来更多的合法性”、“在任何一个宪政国家,意见的自由表达是权力的最终来源”。这些金子般的话语,都可以被视作对新闻管制与《反煽动叛乱法》的极有力反驳。



我个人读到最震撼人心的一段话来自霍姆斯大法官。1925年,在吉特洛诉纽约一案中,最高法院判决印发左翼宣言的极端分子吉特洛有罪,霍姆斯对判决结果表示异议。他写道:“所谓以暴力推翻政府,正是被告和他的左翼团体所抱持的政治信念的一部分,而这一企图并没有带来任何即刻的危险。有人说,本案中的宣言不仅是一种理论,更是一种煽动。事实上,每一种思想都是一种煽动。思想本身就会提供一种信念。因为惟有相信它,才会照着它行动;除非它被别的什么信念所取代,或者在采取行动之初,即因缺乏影响而告夭折……滔滔雄辩可使理智着火。但是,无论你如何看待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份冗长说辞,它都没有机会立即燎起一场熊熊大火。从长远来看,如果宣言中表达的信念最终会被大多数人接受,那么此时言论自由的惟一价值就在于:给它们一个机会,让它们得以表达。”



2006年5月,蒙大拿州长布雷恩·施魏策尔为已过世的因1918年《反煽动叛乱法》获罪的78人平反,州长说:“我很抱歉,祈求宽恕。天佑美国,我们每个人都有批评政府的权利”。





【参考书目】

《言论的边界》:安东尼·刘易斯著,徐爽译,法律出版社,2010;

《原则与妥协:美国宪法的精神与实践》:王希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

《美国史(第10版)》:艾伦·布林克利著,邵旭东译,海南出版社,2009;

《伟大的旁观者:李普曼传》:宋石男著,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2.





来源:《大家》







via 零八宪章 http://08charterbbs.blogspot.com/2013/10/blog-post_3062.html

谢泳:多说民主的好处





民主对中国人来说不是陌生的,但又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现在讲民主的文章很多,但多数讲的较为复杂,让人以为这是很抽象的东西,其实民主远没有那么神秘。讲民主最多的是知识分子,我发现,现在讲民主的知识分子和过去讲民主的知识分子有一个不同,就是过去的知识分子多讲民主的好处,而现在的知识分子总讲民主的坏处,或者说,那时的知识分子喜欢讲民主的易处,而现在的知识分子愿意讲民主的难处。



要说真正对民主的了解,我以为过去的知识分子要胜过现在的知识分子,因为那些喜欢谈论民主的知识分子,多数都是留学英美的,学的见的就是那一套。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当中,在西方学习政治学的人很多。梁实秋就说过,罗隆基国文英文都不错:“他对于‘议会法’特别熟悉,用不着参看‘民权初步’,他早就知道如何主持一个议会的进行。”那一代知识分子对民主有天然的好感,他们认为这个东西在中国是可以行得通的。张东荪那时也说过,你到乡下找不识字的百姓,如果告诉他民主的道理,他也会明白民主比专制好。他又说,我们现在还不能说农民不要民主,而民主只是资本主义制度才有的。



现在许多知识分子,一说到民主,总是认为我们这里问题很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地大人多,教育水平低,人的素质差等等,比如王蒙就经常说民主的坏处。在民主问题上,现在的知识分子还没有资格说它的坏处,而只有责任说它的好处,这话听起来有些霸道,很不宽容似的,但这是知识分子的起码责任。民主有没有坏处,那是一望而知的问题。它有坏处,但它的坏处和没有民主的坏处不是一回事。而且没有见过民主好处的人,最好别说民主的坏处,因为它的那些坏处都是和好处相伴而来的,我们不说民主的好处,也就没有资格说它的坏处。



现在一说到民主和宪政这些东西,总有一些知识分子要出来说怪话,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理。一说选举,马上就是:“总统做皇帝,议员变猪仔”,一说分权,就是天下大乱等等。对于宪政在中国的历史,四十年代罗隆基就有一个看法,他的那个看法,我以为比今天许多知识分子要高明得多。他说:“民元至民十六年那段中国宪政历史,那固然是宪政的失败,那却是国家实施宪政必经的过程。倘以那段宪政过程中之波折,即断定宪政在中国永无可能,那是缺乏历史的眼光。‘总统做皇帝’,法国拿破仑第三即是前例。英国直到十七与十八世纪,议员依然是买卖品,又何以异于‘猪仔?英国过去选举场中之黑暗龉龊,较中国民初有过之无不及。那都是宪政演进必经之过程。(《期成宪政的我见》,《今日评论》2卷22期)



民主的有无,关键是一个诚意,你对它没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期待,你也就不想它的好处了。

好东西在哪里都好,那些经常说民主坏处的人可以继续说它的坏处,但要让人信服,还是要先说民主的好处,那样才有说服力。一个在没有民主的地方生活的人,那里有资格说民主的坏处呢。



来源:作者博客









via 零八宪章 http://08charterbbs.blogspot.com/2013/10/blog-post_3030.html

贺卫方:哈维曼生前身后事





2011年,我曾有机会参观收藏前东德秘密警察档案的斯塔西档案馆,了解德国如何将这类档案用于对历史的研究与反思。今年3月,感谢伯尔基金会安排,我和张思之先生和吴思先生又有机会访问柏林。访问的目的一是延续一年半以前的那一次访问内容,即对于德国统一之后如何检讨纳粹以及东德的历史做一些考察,另一个是跟德国方面就两国之间的法律交流进行探讨,尤其是两国之间的人权与法治对话如何更富成效,德国有关部门希望能够听到来自中国民间的评论和建议。不过,收获很大的一个活动却是参观了哈维曼档案馆并与哈维曼协会人士的交流。



哈维曼协会以罗伯特·哈维曼(Robert Havemann)命名,哈维曼是东德时期的一位著名物理化学家(Physikochemiker),生于1910年,死于1982年。他的一生丰富多彩。早年他就投身于抵抗纳粹的地下活动,他们的组织名为“新开端”。据说“欧盟”这一设想也是该组织所首倡的,人们设想通过欧洲国家建立一种同盟关系,共同抵御第三帝国这类暴政。但不幸的是,1943年,这个组织被纳粹破获,所有成员都遭到逮捕,除了哈维曼外,其他人都被处死。哈维曼能够幸免于难,是因为他的专业对战争有用。



1945年战争结束,他也被释放,来到柏林,任教于洪堡大学。因为早在魏玛时期就同情共产主义,他加入了德国共产党。这位拥有在纳粹时期反抗经历的知名学者受到了东德党和政府的崇高礼遇,并获任大学党组织领导的地位。不仅如此,他还为臭名昭彰的情报机构斯塔西(Stasi)工作,应当为那个时期的一些知识分子受迫害的事件而负责。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东德体制以及斯大林主义逐渐产生了怀疑。他运用其自然科学知识对东德当时盛行的一些政治教条提出质疑。他的课程本来是要讲授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名为“从自然科学视角看哲学问题”,但是这门课却与开设宗旨发生了背离。他的课堂吸引了数以千计的学生,经常是过道上都挤满了人,终于遭到打压。他被开除教授职务,党政职务也被解除,成为东德著名异见人士。只是碍于他此前的光荣经历,当局不敢实施逮捕或审判,只能软禁。昔日为斯塔西提供情报的他,现在成了斯塔西监视的对象,左邻右舍的房子住的全是情报人员。两德统一后,人们发现,在斯塔西档案馆里,哈维曼一个人的档案就有76000页。听到这里,张思之先生惊叹:“这么多!”一位在场的朋友悠悠地回应道:“您以为您的档案比他少么?”平常话语最具机锋的张先生却一时语塞,大家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对哈维曼的软禁也是由法庭作出决定,理由有二,一是与西方反共势力勾结,二是违反税收法律——他在西方出版著作,稿费收入没有向东德政府纳税。听到这里,我们都不免莞尔。直到1980年,他的软禁才被解除。1993年,当年作出软禁决定的法官也受到控告,检察官指控他篡改和歪曲法律,迫害异见人士。不过,法庭最终没有作出有罪判决。(前次我们访问柏林,两位主持对于东德参与政治迫害的人士起诉工作的检察官曾告诉我们,这类案件最后判决有罪的很少。)



虽然遭受软禁,哈维曼仍然不屈不挠,继续坦率地在西方媒体上发表抨击当局的言论,并且对于其他受迫害的人们提供帮助。不过,认真阅读他的文章,很清楚,哈维曼的所有这些批评以及行为实际上都不是为了推翻东德的政党和政府,而只是为了改善东德的政治与社会,虽然他的语词和观点经常十分尖锐。东德对于这样的建设性的批评予以严厉惩罚,无疑是自掘坟墓。



对于哈维曼而言,最大的遗憾就是去世得太早,没有看到东德在1989年秋天所发生的被称为“和平革命”的剧变。当然,人们没有忘记他。1990年,名为“新论坛”的公民运动组织成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协会,通过出版物、展览、研讨会等多种形式记录与传播民主德国时期的反抗运动,总结历史经验。1992年,协会又设立档案馆,全面搜集展现那个时代反抗活动的各种原始文献。



哈维曼协会位于施烈曼大街的一座19世纪建成的楼房里。我们在这里受到了协会档案馆负责人维斯巴赫博士的热情接待。他带我们参观了馆内珍藏的哈维曼档案,包括他在被纳粹监禁期间在监狱里写的书信,甚至还有这位化学家少年时代的作业,包括他在中学时代所画颅骨不同视角的图像。此外,还有很多东德时代从事反抗运动的人们留下的文件,例如写在香烟包装锡纸背面的书信原件。字迹之细密,令人感叹不已。



这个档案馆连同哈维曼协会完全是一个民间机构,维斯巴赫先生告诉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志愿者性质的。维系档案馆运营的经费来自联邦政府的资助以及民间捐助,但没有保障,有钱就可以运营,没钱就难以为继。好在这项事业得到社会越来越广泛的支持,因为其重要性是不可替代的。如果说斯塔西档案馆所藏文件显示的是东德政府所作所为的话,这里的文献更多展现的是民间的言论与行为。重要的是,人们可以将这里的档案与那些斯塔西秘密档案相互比照,从而对于一些人物与事件作出更确定的印证。这样的文献对于国民理解东德历史所具有的价值也是自不待言的。维斯巴赫先生告诉我们,这些年来,一些大学的博士生或硕士生选择以该档案馆的文献为素材写作论文,发表的成果受到学界与公众的深切关注。越来越多的人们自愿地将相关文献捐赠给档案馆,极大地丰富了这里的收藏。



我们问起那些在东德时代从事反抗运动的组织此后的命运,是否有些组织在国家统一之后仍然受到压制。维斯巴赫回答说道:东德时代的异议组织大约有100到120个之间,核心成员不过2000人左右。统一之后,所有的异议组织都浮出来,成为地上组织。开始的时候,一些人对于其行为是否合法有所疑虑。但是,了解联邦法律之后,发现所有的事情都是法律所容许的。当然,过去某些曾经非常有价值的活动,统一之后变得引发不起人们的兴趣了,只能逐渐消散。只有像和平运动,在抗议诸如伊拉克战争的时候,还能够显示出较大的能量。



来源:作者博客









via 零八宪章 http://08charterbbs.blogspot.com/2013/10/blog-post_8225.html

杭州维权人士梁丽婉等人到“人民日报”抗议虚假新闻

2013 9.30 浙江宁波 慈溪市 五里钢管厂

@邹洪珊:


死了一个人,确认了。门口堆满花圈,家属和工厂正在协商


@慈溪三师傅: 事发“五里钢管厂”。








via 非新闻 http://wickedonna.tumblr.com/post/62781797212

2013.9.30 吉林省委门口

@羚儿Crystal_M:


大过节的吉林省委员会门口竟然有闹事的。这年头真是不作不闹不办事啊。







via 非新闻 http://wickedonna.tumblr.com/post/62781412911

2013.9.29 广东广州 天河区 区政府门口

@广州猎德:


猎德村民到天河区府申张正义














via 非新闻 http://wickedonna.tumblr.com/post/62780965685

2013.9.30 福建南平 市政府门口

@花弦清莹:


南平市政府门口又在闹了.







via 非新闻 http://wickedonna.tumblr.com/post/62780825894

2013.9.30 广东东莞 凤岗镇 镇政府门口

@红苹果白萝卜:


为什么凤岗政府门前经常有群众聚集静坐的???









via 非新闻 http://wickedonna.tumblr.com/post/62780778954

2013.9.24 福建 福州市仓山区 城门镇 胪雷村

@飞跃476:


福州市仓山区副区长吴文华带队对环站新城项目内房屋以拆违代替拆迁向村民逼迁。福州市仓山区城门镇胪雷村环站新城项目野蛮拆迁使固话宽带有线电视等线路受严重损坏,强烈抗议这种种野蛮拆迁。












via 非新闻 http://wickedonna.tumblr.com/post/62780488176

2013.9,29 河南南阳 邓州市

@善犬欺:


【河南邓州·抢地】今天,河南省邓州市新一高东,207国道西南,800余亩耕地现场。村民未见到一分钱征地款,大批“鬼子”就开着五六十辆铲车准备明抢毁地!还有大批jc护航!幸亏当地百姓团结并及时阻拦,才得以暂时保住生命口粮地!—— 这队伍可以轻易收复钓鱼岛了!









via 非新闻 http://wickedonna.tumblr.com/post/62780156798

2013.9.30 北京 门头沟区 今春时代广场

@门头沟论坛:


大清早的看见一群民工模样的人堵在金春时代门口讨薪。







via 非新闻 http://wickedonna.tumblr.com/post/62779076190

2013.9.30 福建福州 平潭县

@Gilbert丶:


平潭跨海路段,拦路讨薪、










via 非新闻 http://wickedonna.tumblr.com/post/62778982535

郭飞雄(杨茂东)案公民观察团声明

【图说天朝】网易|沈阳小贩夏俊峰出殡


10月1日,辽宁沈阳,因刺死两名城管被判死刑的小贩夏俊峰出殡。9月25日,经最高法院核准,沈阳小贩夏俊峰被执行死刑,执行死刑前夏俊峰与家人见最后一面,告诉妻子称,即使家里只剩一个人,也要坚持上诉,坚称自己是正当防卫。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和妻子在马路上摆摊被沈阳市城管执法人员查处。在勤务室接受处罚时,夏俊峰与执法人员发生争执,将两名城管刺死,夏俊峰称,自己在勤务室被申凯、孙旭东两名城管队员殴打,一时激怒拿刀乱刺。



01


9A3AORCV00AP0001


9A3AOR3E00AP0001


9A3AOS3D00AP0001


9A3FTFUI00AP0001


9A3FTG1800AP0001


9A3FVN8B00AP0001




© S. Hernandez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3.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中国梦, 图说天朝, 夏俊峰, 天朝

订靠谱新闻 获穿墙捷径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